做最好的齐乐娱乐国际

独坐窗前

怎样如何?怎样如何?梦搁浅了,心揉碎了,泪流干了,笑流掉了,徒剩孑立一人,悲伤一颗,有谁知晓,也只能空对夕阳徒太息了

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际本日我独坐窗边悄悄凝睇窗外的风景,不经意间看见了一束投射在绿木上的黄灿灿的毫光,不知是绿黄交映的画面太具视觉冲击了,照样那抹微黄毫光如火炉般温热了冰凉凉的心,让民心生几分温暖,眼球不自觉地沿着毫光探求远方的光源,原本毫光的原点落在了一轮夕阳上,不知是由物引情照样情延及物,心中的愁绪和忧伤井喷式爆发,化成两行承载太多太多的眼流,逐步滑过白皙却带点疲倦的脸颊,嘴边身不由己地吟出一句诗句: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际而此时此刻的我便是飘落天际的断肠人为谁断肠?又为何事断肠?这已变得不紧张了,紧张的是此刻刻骨铭心的断肠之痛,这痛滥觞于对自己在别人眼中一无是处的无助,滥觞于对未来不确定性的畏怯,滥觞于自己无法及早出名的遗憾,滥觞于在自己痛彻骨髓及痛真心扉是却无人能劝慰,抑或能劝慰的人远在天际,被山高水长所阻挡,爱莫能助,毕竟是心有余而力不够

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傍晚怎么办?统统都是那么的紧迫,让民心生忧伤却又无可怎样如何

相关阅读